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还没说完,旁边的白安安掩唇媚笑:“大概是几天没见到你,太寂寞了,毕竟她现在这副样子,想要再找个看上她的人可不容易……”

    白安安声音不小,旁边几个跳舞的人都停下来,好奇的打量着我。

    余北寒醉得不轻,听到这话,他哈哈大笑起来,对我摆摆手:“沈疏词,算了吧,我有多久没碰你你心里清楚,没生病之前在床上就跟死尸一样,一点情趣都没有,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你就算求我我都没兴趣碰你……赶紧走吧,别扫我的兴。”

    这话一出口,旁边几个挨得近的人都捂嘴笑了起来。

    我的脸火烧火燎的发烫,嗫嚅道:“我找你是有事……你能不能跟我出去一趟,我有话要说。”

    余北寒皱眉,不耐烦道:“有事在这说就行了,赶紧说,说完就滚!”

    他的态度摆在那里,我估计在这里跟他要钱,他十有八九是不会给,正犹豫着要不要先离开算了,白安安却突然凑上来,抓住我的手往旁边一扯,像展示物品一样对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说:“你们知道这是谁吗?”

    围观群众露出兴味十足的表情,白安安往我脸上呵了一口酒气,媚笑说:“这是我老公的前妻!他们离婚了,但是这个女人三番两次来找我老公,你们说,她想干什么呀?”

    围观群众起哄道:“难道是旧情难忘?”

    “想和好吧?”

    “我看是想要别的东西吧,比如钱。”

    周围那些或有心或无意的议论像利刃一样一刀一刀凌迟着我,我有种被扒光了丢在人堆里供人展览的耻辱感,我就不明白了,过去人人喊打的小三渣男,现在凭什么站在这里引领舆论指责我?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这时白安安染得鲜红的指甲突然重重嵌进我手臂里,我疼得大叫一声,迅速把她推开,白安安惊叫了一下,身体以一种夸张的姿势摔倒在地上,那模样就好像是我故意推她的一样。

    余北寒顿时大怒,扶起白安安,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沈疏词,你还要不要脸?住院三个月花了我二十多万,我没找你还钱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现在还来找我麻烦?我看你是活腻了!”

    我捂着脸,火辣辣的疼痛里,舌尖尝到了一丝甜腥味,我用舌尖顶了顶发麻的口腔内壁,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是她先掐我的……”

    我抬起手臂想要自证清白,余北寒的巴掌却再次甩了过来。

    我无力抵抗,侧了侧脸,那一巴掌却没落下来,一只宽厚的手搭在我肩膀上把我往旁边一带,我身形一歪,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我愣了一下,一抬头就看见一张堪比明星的脸,鼻如悬胆,目若朗星,偏生又不失硬朗,绝美的五官被高挺的鼻梁骨一撑,有种近乎妖异的英俊。

    此时这个帅得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正一手揽着我一手镬住余北寒甩过来的手腕,瞳色极深的眸子里寒气四溢。

    余北寒似乎是被捏疼了,挣扎了两下,却没挣开,他怒道:“你谁啊?”

    男人目光森冷的看着他:“沈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