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爽觉得,此时此刻的沈亦衍是疯的,疯的没有了理智,良知。

    她嗤笑了一声,眼神凌锐了起来,直视沈亦衍,“我本来不想算的太清,本来我这一辈子也都是糊里糊涂过的,既然你要算,我们好好算算吧。”

    “什么?”沈亦衍拧眉。

    “我的父母,因你而死,我的手臂,因为你没有了,我的家人朋友都因为你没有了,你从总统的位置上下来,是,是有我的原因,但决定权决策权行为能力都在你手上,你恨我,但我做的,与你对我做的,也只有十分之一,我不觉得你有什么权利报复我。”刘爽提高了分贝。

    “你的那些能和我相比吗?”沈亦衍脱口道。

    “不能。”刘爽情绪很激动,“因为你是高高在上的人,而我只是普通老板姓,你的一无所有和我的一无所有不一样,但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你不还是高高在上吗?”

    “那是凭我的能力重生,而不能抹去你的背叛。”

    “我背叛你?!!!!”刘爽尖锐道,看着他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抿着嘴唇,胸口剧烈起伏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沈亦衍拧紧了眉头,心跳跳的飞快的。

    她那口气,像是没有背叛他一样,口气坚定,愤怒,又截然而止。

    “说啊,怎么不说了?”沈亦衍催促道。

    刘爽别过脸。

    她冲动习惯了,从不计较后果,因为那个时候她有父母,有白雅,有沈烨,如今,她什么都没有,结果也不是她能承担的。

    算了,一心想死,留点善念在人间吧。

    “我累了,想要休息了。”刘爽转身,朝着床上走去。

    沈亦衍握住了她的左手臂,死死的盯着她,“在我没有觉得爽快之前,你不准死,不然,我就把气撒在你在乎的人身上,让她,生不日死。”

    刘爽盯着他那双阴鸷的眼睛和记忆中沈亦衍的那双带笑的眼眸一点都不一样,“你这么在乎权势,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以你的谋略才智,肯定会东山再起的。”

    “我变成这样,是因为在乎权势吗?”沈亦衍讥笑,“也对,我的真心都喂了白眼狼,如今的我,也只有权势可以依靠了,记得我说的话,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沈亦衍转过身,冷情的出门,离开。

    刘爽无力的坐在了床上,看着自己没有了的手臂,两个看护战战兢兢的进门,盯着她。

    刘爽觉得烦,躺倒了床上,蜷缩着身体。

    一休息下来,才发现,身体的各处都在疼,像是发炎了一样,疼的,压根思考不了。

    她躺了三个多月,医生换了一波又一波,沈亦衍再也没有出现。

    除了断了的右手臂不能恢复,她的身体也渐渐复原。

    今天,天气很好,有风,吹动了窗外的树枝,有树叶飘飘摇摇的落在地上,还有那一地的小黄花。

    她在看守的跟梢下,出了门,站在桂花树下。

    桂花很香,甜甜的,让人闻了,心情会变好。

    她不怕死,只是不敢死,她真的担心会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